朱特和两个哥哥的故事(1)


时间: 2017-8-30 分类: 一千零一夜, 童话故事 作者: 小老虎 17 次浏览

朱特的一家

zhutehegege1 1

从前,有个商人叫哈迈。他有三个儿子,老大叫萨勒,老二叫莫约,最小的叫朱特。哈迈辛辛苦苦把三个儿子拉扯大,但他对小儿子朱特过分疼爱,结果朱特遭到两个哥哥的嫉妒。

哈迈老了,看到两个哥哥歧视小儿子,深怕自己死后,小儿子会受欺负,为此,他邀请族人、法官和一些德高望众的人,拿出自己的钱、物,摆在他们面前,说道:

“请各位按照法律规定,将这些财物分为四份吧。”

大家遵照他的嘱咐,把财物分出来。

哈迈把其中的三份分给三个儿子,自己留下一份,以资养老。然后,他说道:“我把我的全部财产都分给他们了,从此我不欠他们什么,他们弟兄之间也不存在什么厚此薄彼了。

我活着时把财产分给他们,是为了免得我死后,他们为遗产而吵闹。我自己的这份养老金,将用来维持我老伴的生活。”

不久,哈迈死了。

由于对财产的分配不满,老大、老二一同去找朱特的麻烦,要他再交出一些财物。他们对他说:“父亲的财产全都给了你。”

于是兄弟之间争吵不休,以至告上了法庭。当日分家在场的人都到庭作证,法官根据事实,制止了朱特两个哥哥的勒索。官司打下来,朱特和他的两个哥哥都花了钱,谁也没占到便宜。

过了不久,朱特的两个哥哥又去告发他。为了打官司,双方又花了不少冤枉钱。

官司没赢,朱特的两个哥哥始终不甘心,老想夺走他的财产。他们开始走歪门路,出钱贿赂贪官污吏。朱特也疲于应付,老是陪着花冤枉钱。弟兄三人的钱财一天天地落到贪官污吏手中,终于都变成了穷光蛋。

老大和老二穷得没有办法,这才去找老母亲,用尽各种手段欺负她、打她,最后撵她走,他们霸占了母亲的财产。母亲哭哭啼啼找到朱特,说:“你的两个哥哥打我,赶走我,还抢了我的财产。”边说边咒骂起来。

朱特安慰她道:“妈妈,别咒骂了。他们这样忤逆不孝,会受到安拉惩罚的。妈妈,现在我一贫如洗,两个哥哥也穷得要命。弟兄不各睦,打了几场官司,半点好处没有得到,反而把父亲留下的财产都花光了,叫别人讥笑我们。现在,总不能为了他们不孝,我又去跟他们争吵,又去打官司吧?算了。您暂且在我这儿住下,我俭省些供养您。只希望您能替我祈祷。安拉会赏赐给我们衣食的。至于两个哥哥,安拉会惩罚他们的。”

朱特一个劲儿劝慰母亲,直到她心平气和,答应住下后,才带着鱼网出去打鱼。

朱特靠打鱼为生,常去湖里、海里打鱼,有时打得十条鱼,有时二十条,最多时能打三十条。他靠卖鱼得的钱,养活自己和母亲,生活渐渐好起来,吃穿不愁了。相反的,他的两个哥哥好吃懒做,无所事事,终日跟一班流氓地痞结伴,逍遥浪荡。不久,又花光了从母亲处抢得的财物,很快就变成乞丐了。

他们只好偷偷找母亲,向她诉苦要点食物。母亲非常善良,想照顾他们,常拿些面饼给他们充饥,嘱咐道:“你们吃了快走。你弟弟的生活也不富裕,叫他看见,他会责怪我的。”

有一天,她正拿东西给老大和老二吃,不巧朱特正好回到家中。母亲觉得害臊,深怕他生气,可是朱特却笑道:“两位哥哥,你们好啊!欢迎你们来看我们!”他拥抱着哥哥们,露出诚恳、善良的微笑,又说:

“很希望你们常来看望母亲和我,不然,我们会感到寂寞的。”

“向安拉起誓,我们一直想你,可是不好意思来见你。我们为过去的事害臊,现在我们非常后悔,一切都是魔鬼从中作祟,但愿安拉保佑。我们弟兄分开了,的确没有幸福可言。”

母亲眼看儿子们和好,非常高兴,对朱特说:“儿啊,承蒙安拉恩赐,你的收入日渐增加,我们是富裕之家了。”

“是的,”朱特说,“安拉是仁慈的,我们生活安康了。我欢迎两位哥哥在这儿住下,我们在一起生活吧。”

朱特和面包商人

朱特和他的两个哥哥亲亲热热地一起住了一夜。

第二天吃过早饭后,他像往常一样,带着鱼网出门打鱼。他的两个哥哥则随意逛荡。中午母亲端出饮食给两个哥哥吃喝。傍晚,朱特买回肉和蔬菜,煮好后,母子们一块儿就餐。

日复一日,朱特天天打鱼赚钱,供养家人。他的两个哥哥享受他的劳动成果,终日逍遥。

不知不觉,一个月过去了。

这天,朱特照例带着鱼网到海边打鱼。第一网是空的,第二网也是空的,一条鱼也没有打到。他念叨:“这儿没有鱼!”然后换了个地方,但仍然没打到鱼。他接连换了好些地方,从早到晚忙了一整天,没有一点收获。

他叹道:“好奇怪!海中难道没有鱼了?这是怎么一回事呀?”

他发愁地背着鱼网悻悻而归,想着没有东西带回家去,母亲和哥哥们怎么办呢?他拖着沉重的脚步,经过面包铺门前,看见不少人手中正拿着钱争买面包,面包铺生意兴隆,他颓丧地站在一边。卖面包的对他说:“喂,朱特!买块面包吧!”他不吭声。

卖面包的又对他说:“如果手头没钱,你先拿去吃,以后给钱好了。”

“好吧,请赊五毛钱的面包给我吧。”

“你再拿五毛钱去花吧,算是订鱼的钱,明天你带二十条鱼来吧。”

“好极了,嗯!明天一定给你带来。”

朱特拿了面包和钱,买了吃的东西,心想:“明天安拉会保佑我的!”他匆匆赶回家中。他母亲作饭,大家吃了,便去睡觉。

第二天一大早,他带着鱼网,准备出门时,他母亲说:“别忙,吃过早饭再去吧。”

“您和哥哥们吃吧。”他说完走出门,来到海滨,撒网打鱼。这一天,又是接二连三的空网,毫无收获。后来他仍是边换地方,边打鱼,忙到太阳落山,仍然两手空空,一无所获。无奈,他只好又背上空鱼网,踏上归途。他唯一可以借贷的地方是面包铺。他迟疑地来到铺子上,卖面包的看见他的窘况,忙把面包和钱给他,对他说:

“没关系,朱特,明天还我钱好了。”

朱特本想道歉,卖面包的却只顾一个劲儿说:“去吧,没关系!用不着客气。你肯定没有收获,我见你两手空空,便什么都明白了。要是明天还打不着鱼,你也只管来拿面包去吃。别不好意思,什么时候有了再还我。”

第三天,朱特改去一个小湖打鱼。忙忙碌碌,从日出到日落,网中还是空空如也,只好又硬着头皮借钱,赊面包过日子。

朱特和第一个摩洛哥人

朱特连着七天没打着一条鱼,处境艰难,生活窘迫。第八天,他对自己说:“今天上哥伦湖去碰碰运气吧!”于是满怀希望来到哥伦湖畔。正要下网,突然一个MGL人出现在他面前,朱特仔细端详,见那人骑着一匹骡子,衣着考究,骡背上搭着绣花鞍袋。

那人从骡子上下来,亲切地问候:“你好,朱特。”

“先生,你好。”朱特回答他。

“朱特,有一件事我要请你帮忙。你要是听我的,对你只会有好处,而且你会成为我的朋友呢。”

“先生,你有什么事,尽管吩咐,我一定听你的,你怎么说我怎么做。”

“那好!你念念《古兰经》第一章吧。”

朱特于是念了《古兰经》第一章。摩洛哥人取出一条丝带,对他说:

“你用这根带子紧紧地绑住我的双臂,把我推到湖里,然后你等着看。假如我的手伸出水面,你就快撒网打捞我;要是看见我的脚伸出水面,那就说明我死了。你不用害怕,也不用管我,你要做的就是把骡子牵到集市上去,交给一个叫密尔的犹太商人,他会赏你一百个金币,你拿着花吧。只是希望你一定替我保守秘密。”

朱特听了他的话,答应照办。

摩洛哥人对他说:“绑紧点!”之后,又说:“快把我推下湖去吧。”朱特用力一推,他掉到了湖里,一会儿,只见水面上露出两只脚,朱特明白这位先生淹死了,便照他的话,牵了骡子,来到集市上,远远地看见一个犹太人坐着。那人一见骡子,叹道:“人死了!”

接着又说:“是贪心毁了他呀!”于是从朱特手中收下骡子,给了他一百块金币,告诉他好好保密。

朱特用这钱买了吃的,又到面包铺里还了买面包的钱,说道:“请你收下这金币。”

卖面包的接过钱,对他说:“还该给你两天的面包呢。”

朱特和第二个摩洛哥人

朱特上市场,给屠户一枚金币买了肉,说道:“剩下的钱放在这儿,你记上帐就行了。”他又买了些菜,带回家去。这时,他的两个哥哥正缠着他母亲要吃的,母亲说:“我可什么也没有,你们等弟弟回来再说吧。”

朱特进屋去,把吃的递给哥哥们,说:“你们吃吧。”

两个哥哥慌忙抢过来,饿狼一般地大吃起来。

朱特把剩下的钱交给母亲,说道:“妈妈,替我把钱收好。我要是不在家,哥哥们饿了的话,您让他们自己去买吃的好了。”

这天晚上,朱特美美地睡了一觉。

第二天一早,他又带着鱼网,来到了哥伦湖畔。他正准备张网打鱼,又见一个摩洛哥人骑着骡子,突然来到他面前,骡背上搭着鼓鼓的鞍袋。这人对他说:

“你好,朱特。”

“先生,你好。”朱特惊奇地回答。

“朱特!昨天有没有一个骑着这种骡子的摩洛哥人上你这儿来过?”

朱特心里怕极了,不敢承认,怕他追问昨天那人的死因,把自己当作是凶手,只好一口否认,对他说:“我可没有看见谁。”

“唉!那个人是我的同胞兄弟,他竟死在我前面了。”

“我什么也不知道。”

“咦?难道不是你绑住他的手臂,把他推下湖的吗?当时他还对你说:‘如果我的手露出水面,你快撒网打捞我;要是我的脚露出水面,那证明我死了。你把骡子牵去交给犹太商人密尔,他会给你一百金币的。’后来他的双脚露出水面,你把骡子牵去交给那个犹太人,不是还得到了一百块金币吗?”

“你既然什么都知道,为什么还要问我呢?”

“我请你把昨天做的那件事,同样做一次。这次是我要下水,好吗?”

于是他取出一条丝带,交给朱特,说:“捆住我的双手,推我下水。假如我同我兄弟一样不幸的话,请你把骡子牵去交给犹太人,向他索要一百块金币。行了,动手吧。”

朱特走近他,照他的吩咐做了。

一会儿,朱特瞧见他的两只脚浮出水面,心想:“淹死了!安拉保佑,若是每天来个摩洛哥人这样做的话,那我可从每个死人头上得到一百金币!这足够了。”之后,朱特牵着骡子回到城里。

犹太人看见他,叹口气说:“又死了一个!”

“你多保重吧。”朱特安慰他。

“这是贪得无厌的下场。”犹太人说着,给朱特一百金币,收下了骡子。

朱特怀揣着金币,欢欢喜喜回到家中,把钱交给母亲。母亲感到惊奇,问道:“儿啊!

你从哪儿弄来这些钱的?”

朱特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母亲。他母亲听完说道:“儿啊,我怕你吃亏,从今天起,你别上哥伦湖去捕鱼了。”

“妈,是他们自愿这么干的。况且做这种事,不费吹灰之力,每天可挣一百金币啊!既然有这样的美事,我为什么不去?安拉保佑,我还要继续到哥伦湖去,摩洛哥人越多越好。”

朱特和第三个摩洛哥人

第三天,朱特照常又到哥伦湖去。正要张网打鱼,又有一个摩洛哥人骑着骡子,来到他面前,骡背上的鞍袋里鼓鼓的,装的东西更多。

摩洛哥人对他说:“朱特,你好啊!”

朱特一惊,回答一声,心下想道:“为什么他们一个个都知道我呢?”

“有一个摩洛哥人来过这儿吗?”

“是的,有两个。”

“他们上哪儿去了?”

“让我把他们推到湖里淹死了。你是不是随他们之后来的另一个?”

摩洛哥人微笑了一下,叹道:“可怜的人啊!难逃命运之困厄啊。”于是他跳下骡子,也取出一条丝带,交给朱特,说道:“朱特,把你做过的事儿替我再做一回吧。”

“时间紧迫,我很忙,要做就快快伸手,让我绑你吧。”

摩洛哥人顺从地照办了。

朱特把他紧紧地绑起来,一推,他就跌落到水中。过了一会,朱特看见他的双手伸出水面,并听他喊道:“善良的人哟,快撒网吧!”

朱特马上撒下网,将这人打捞起来。只见他两手握着两条红珊瑚色的鱼,急着向朱特说:“快从鞍袋里取出两个盒子,打开递给我。”

朱特立刻取出两个盒子,替他打开。他把两条鱼分别装在这两个盒子里,盖上盖,然后一个劲儿拥抱亲吻着朱特,说道:“安拉赐福你。若是你不撒网救我,我非但捉不住这两条鱼,还会淹死在湖里呢。”

“先生,安拉保佑你!请你将以前淹死在湖里的那两人的来历,以及这两尾鱼和那个犹太人的情况告诉我好吗?”

“告诉你吧,朱特,以前淹死的那两个人是我的同胞兄弟,名叫阿卜杜拉·勒木和阿卜杜拉·阿德,我的名字则是阿卜杜拉·迈德。那个犹太人,则是伪装的,名叫阿卜杜拉·侯木,原是穆斯林中的马列克派。我们是弟兄四人。我父亲名叫阿卜杜拉·宛土。他教会我们识别符咒、魔法,教我们开启宝藏的本领。我们认真学习,潜心钻研,造诣颇深,甚至鬼神都得供我们役使。

先父去世后,留给我们丰富的遗产。一切财物、典籍都由我们弟兄四人分享。其中一部名叫《古代轶事》的古典著作,是价值连城的孤本,里面详细记载了各种宝藏的所在地,以及识别符咒的奥秘。那是我父亲的杰作,它的丰富内容我们只记得一小部分,因此谁都希望拥有它,以便埋头钻研,弄懂这方面的知识。因此我们弟兄之间各持己见,争吵不休,各不相让。我们争到非请太先生到场调解不可,他是我们父亲的导师,是他将先父抚养成人,并教会他各种知识的。他叫肯西奴·艾卜塔,是学术泰斗。他说:‘把书给我吧。’他拿着那部典籍,对我们说:‘你们都是我的孙子,我谁也不会亏待。谁要享有这部遗著,他就得先上佘麦尔答宝藏中去作一次冒险,把藏在里面的一具观象仪、一个眼药盒、一枚戒指和一把宝剑取来交给我。这四件宝物啊,各自用处可大了。就说那枚戒指吧,有个名叫腊尔顿·哥绥的魔鬼专为它服务,谁拥有那枚戒指,把它戴在手指上,便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,帝王将相都不及他权重一时,再宽再广的国土,他都能够统治;那把宝剑嘛,挥舞它的人完全可以敌过一支大军,只须拔剑一挥,敌人便望风而逃,挥剑时如果再念一声:杀死他们吧!剑锋便闪出电光,消灭全部敌人;那具观象仪呢,拥有它的人可以观尽天下各地的情况,无论要想观察何时何地,都可一目了然,要看什么地方,只消把观象仪对向那个地方,当地的一切便尽摄入观象仪中,如果他讨厌某个城市,存心毁灭它,只消把观象仪对准太阳,那城市便化为灰烬;那个眼药盒呢,凡是用过里面的眼药水的人,均可以看见埋在地下的各种宝藏。这四件宝物很有用。我对你们只有一个要求:不能开启宝藏的,他就没权利享有这部遗著。谁能开启宝藏,取来四件宝物交给我,这部遗著就归他了。’我们听了他的话,都同意他提出的条件。他又对我们说:‘孩子们,你们要知道,佘麦尔答宝藏是被红王的儿子们控制着的。你父亲曾企图开启宝藏,可是失败了,因为红王的儿子们为躲避他,逃往埃及去了。你父亲跟踪而去,但他们潜到哥伦湖里,躲起来,受到护符保佑。你父亲没有法力战胜他们,达不到目的,最后失败而归。你父亲曾向我诉求此事,我代他占卜,预知那个宝藏必须借助埃及一个叫朱特的小伙子之手才能开启,才能捉住红王的儿子们。朱特以打鱼为生,你们可到哥伦湖畔找到他。要破除那道符咒,必须由朱特捆住追踪者的双臂,将他推到湖里,跟红王的儿子们搏斗,若他的两手露出水面,则象征胜利,这时候需要朱特撒网打捞他。幸运的人,就能捉住红王的子嗣,倒霉的人则败在红王子嗣的手里,淹死在湖中,两脚露出水面。’

听了太先生的一番话,我们都很兴奋。阿卜杜拉·勒木和阿卜杜拉·阿德异口同声地说:‘我们要去,即使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。’我说:‘我也要去。’只有阿卜杜拉·侯木跟我们的意见相反,他说:‘我可没有这个爱好。’因此我们说好让他扮成犹太商人,上埃及去。我们中谁不幸死去,他就接收遗下的骡子、鞍袋,并支付一百金币。

阿卜杜拉·勒木头一个找到你,结果他败下阵来,死在湖里;第二天阿卜杜拉·阿德也被杀害;第三天我跟他们较量,他们打不过我,让我捉住了。”

“你捉住的人在哪儿?”朱特问。

“你没看见吗?我已经把他们装进盒子了。”

“那是鱼啊!”

“它不是鱼,是鱼形的妖魔。你要知道,朱特,开启宝藏,还得靠你帮忙。你愿意听我的,陪我上非斯城走一趟,一起开启宝藏吗?开了宝藏,你要什么,就有什么。我把你当亲兄弟看待,准保你满载而归。”

“我家里有两母亲和两个哥哥,他们全靠我供养。我要是跟你走了,谁管他们呢?”

“这并不是理由。如果只是钱的问题,那我先给你一千块金币,拿去交给你母亲好了。

不出四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回来了。”

“行,先生,给我一千金币。等我送到家中交给我母亲后,就跟你一起去吧。”



类似素材
  • 撒谎者贝浩图的故事 撒谎者贝浩图的故事
  • 哈·曼丁的故事上 哈·曼丁的故事上
  • 朱特和两个哥哥的故事(3) 朱特和两个哥哥的故事(3)


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回到顶部